地铁那么快,隧道里怎么能看到高清大片?

  心理学告诉我们,意外的刺激给人印象最深。这一点在下面场景中得到证实:当你每天穿行在地铁之中,当列车进入隧道逐渐加速行驶起来以后,在窗户外出现绵延且巨幅的广告大片,且这种高清而又时尚的画卷让你为之一振。这对于封闭空间的乘客,无异于是一个巨大的惊喜。随之而来,许多乘客都对此表示好奇,认为黑隧道里出现了黑科技。

  动画书和费纳奇镜

  乘客看到的就是金日酷媒。隧道酷媒确实是高科技之光,虽然原理听起来有些萌。我们小时候玩过动画书吗?书画中每一页只是单独的一幅画,但当快速翻页时,人物的动作、表情连续呈现,仿佛电影一样,这就产生了动画的效果。

  这种现象的学名叫视觉暂留。

 

  1824 年,英国伦敦大学教授皮特·马克·罗葛特在他的研究报告《对通过垂直狭缝观察轮子辐条外观变化幻觉的解释》中最先提出,人眼观察到的幻觉其实就是视觉暂留。

  视觉暂留是由于被观察物体移去后,视神经对物体影像的反应不会立即消失,而是会持续一小段时间。如果两个图片之间间隔的时间比1/24秒短,那么视觉上是分辨不出来的,也就是说感觉不到两个图片之间发生了切换,默认为是连续的。 1832 年的冬天,比利时物理学家尤瑟夫·普拉托和奥地利数学家西蒙·史坦弗几乎同时地发明了费纳奇镜。

 

  在最开始,费纳奇镜中往往把图案画在圆盘上,然后将其转动起来。透过具有均匀条带的狭缝装置,我们就可以观察到动画的效果,这也是人们最早提出来的动画的效果,如今看起来就和一段几秒长的 GIF 动画相类似。

 

  以下是一些费纳奇镜的图案。

 

  ▲这样的图案转动起来后,从狭缝里看到的就是一个人在奔跑的动画。

 

  ▲这样的图案转动后,从狭缝里看到的就是车轮在滚动。

  地铁隧道里视频从哪来?

  地铁隧道视频在上世纪80年代形成雏形,其实就是费纳奇镜在移动地铁中的变形。当时的技术还比较落后。一种是,隧道壁上的画面是固定的(壁画或者是灯箱),更换广告必须人工进入隧道操作。另一种是用LCD屏幕,虽然实现了动态内容更新,但寿命和可靠性,尤其是成本很高。

  进入新世纪以来,以今日恒升为代表的高科技公司发明了以LED为支撑的地铁隧道酷媒系统。具体说,隧道里再也没有真正的画面和大屏幕,而是布置成LED灯柱组,即在数百米长的隧道壁上连续安装几百条灯柱。

 

  作为行业标准制定者的金日酷媒实施了每组300米480根灯柱的标准,可以连续播放15秒动画视频。每个灯柱就像显示器上的一个像素一样,是需要出现的图案的一部分。你可以这样想象:把一幅图切成数百个竖条,按照先后顺序分别粘在每一根灯柱上。或者这样理解,每一根灯柱就是一个小屏幕,它在极短的时间内(小于1/25秒)按照预先切割模式播放一幅完整的画面。每一根灯柱都是依次同样动作,这样在列车行驶的时候,对于车内乘客来说,这些快速移动的灯柱上的图案就可以组合成一幅静止画面或动画。依据上述原理,金日酷媒形成了独特的300米巨幕。还可根据隧道的具体长度和客户需求,形成气势更加恢弘的超长巨幕。

 

  多种技术手段并用

  当然,以上是从原理上实现了地铁隧道巨幕。实际应用中,远比这些概念复杂。

  巨幕的特点不仅是幅面大,高清也是重要特点。金日酷媒系统达到了1600万像素的高清度。为了做大这一点,设计上采用了针对LED排列布阵的一些列算法,控制软件也经过了若干代的升级。

  按照绿色节能原则,系统配置了灵敏的同步测速装置。在非列车通行时段,酷媒系统是出于低能耗待机状态,而只有当列车到来时才启动视频播放。又比如,为了不影响司机,视频播放进行了特别的延时,只对乘客车厢播放。

  更为重要的是,金日酷媒采取了分布式网络系统,云端数据传送,所有广告上刊都是从云端分发,快速精准,无需人工更换内容。

 

  看了以上的介绍,你应该对地铁隧道里的巨幕广告大片的原理基本理解了。它打破了封闭和黑暗空间里的单调和压抑,给乘客带来了一股时尚活力。调查表明,在所有地铁广告形式中,隧道广告受关注率最高。车厢乘客中超过65%的人关注过隧道广告,且其中75%的人记得住广告内容。这进一步印证了地铁隧道媒体的巨幕效应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ei5288.com//a/ganhuo/21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