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及腾讯、阿里市值十分之一的百度该走向何方

“百度从七八年前起,基本上属于一个僵化的公司。百度的二号人物永远是离职的,很多技术都是起了个大早,赶了个晚集,移动互联网时代完全落伍了。”这是前段时间原腾讯副总裁吴军在接受《头条有约》的采访时提到的。
 
在另一个采访中吴军说“BAT 已经发展为很成熟的企业,不再属于投资对象了。从结果上来讲,A和T明显要比B好很多,BAT 是以前的说法。”
 
就仿佛吴军说的一样,A和T比B好很多。近些年来,随着百度掉队的言论近些年来的甚嚣尘上,百度同阿里巴巴、腾讯等的差距越来越大。
 
如今百度的市值在400亿美元处波动,而阿里巴巴和腾讯的市值都达到了4500亿美元,百度不及A和T的十分之一。
 
七八年前4G的普及刚开始提上日程,张小龙带领着的腾讯广州研发中心产品团队刚打造出微信不久,一切都还在路上,那个时候的百度为什么会被吴军认为是僵化的?
 
 
2011年7月,百度的二季度财报发布,李彦宏称:百度有好的机会成为中国社交网络市场的领先者,市场缺少一个明确的领导者,百度正在开发一些新产品。不知道百度当时计划开发的是什么社交网络新产品,但时至今日,外界并没有看到这样的产品。
 
唯一留下的只有文中时任百度CFO李昕晢提到的,百度将向奇艺网(现在的爱奇艺)投入更多资金。这个的确是百度一次有影响力的布局,毕竟现在视频市场几乎只剩下“爱优腾”的角逐,而爱奇艺此前也已经完成了单独上市。
 
这一年百度全年总营收145.01亿元人民币(约合23.04亿美元),年增长率为83.2%,其中广告营收144.90亿元人民币(约合23.02亿美元)年增长率为83.1%;净利润为66.39亿元人民币(约合10.55亿美元),年增长率为88.3%。
 
此后一年的2012年被认为是中国互联网开始从PC走向移动互联网。
 
百度依旧把搜索作为移动互联网时代的重要入口的判断,使其错过了移动互联网的发展。人们并没有像想象中使用PC一样使用手机端搜索引擎,百度移动端的搜索流量被其他应用瓜分,很显然,百度在PC 时代的成功并没有转移到移动互联网时代。从那时起百度就开始不断探索新的发展方向。
 
2012年百度营收223亿,利润110亿元,较2011年增长53.8%。网络营销收入为222.46亿元人民币(约合35.71亿美元),较2011年增长53.5%。净利润为人民币104.56亿元,约合16.78亿美元,同比增长57.5%。
 
2015年,4G全面普及,O2O概念大火,百度将O2O业务视为抢占移动互联网端口重要的入口,围绕搜索核心业务做出战略转型,大举进军O2O。在2015年6月,李彦宏宣称要拿出200亿元入场,甚至曾放言“将来百度O2O 业务营收将超过搜索”。但是后来美团和饿了么的夹击下,最终百度外卖卖给了饿了么,而百度糯米也与搜索业务整合,兜兜转转最后其核心业务依旧是广告。
 
除此之外,百度也曾有机会率先发展短视频。据悉,百度搜索公司曾在贴吧内尝试过一个短视频的信息流产品。但在2017年这一产品构想遭到内部否决,推翻了短视频的方向,认为应该在贴吧内发展“介于熟人和陌生人的社交”。
 
而到了2017年12月,快手的日活用户DAU已经突破1.1亿。抖音在2017年春节一夜爆红。国内短视频行业形成“北快手,南抖音”的两强格局。
 
彼时,百度开始入局短视频,但为时已晚。2017年11月,百度上线“好看视频”,其后又推出全民小视频以及Nani小视频。2018年5月,百度宣布将“全面拥抱视频时代”。
 
尽管如此,抖音和快手已经占据了短视频的绝对市场,百度又慢了一步。除了抖音、快手外,美拍、小咖秀、火山小视频、西瓜视频、腾讯微视等纷纷入局短视频,百度的短视频在夹缝中生存。
 
 
回到2016年,其实在2016年血友吧卖吧事件、魏则西事件以来百度的形象就再也没能在公众心中树立起来。2016年一系列事件让百度的核心业务——竞价排名广告开始调整,导致2016第四季度和全年营收利润下滑。百度一度陷入危机当中。
 
从这以后,百度在BAT中逐渐掉队的话题不断被拿出来讨论。即使在2017年1月请来陆奇也并没有改善多少。
 
2018年5月,百度的“关键先生”陆奇宣布,从2018年7月起不再担任百度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。
 
随着陆奇的离开,百度又开始进入组织架构调整。
 
2018年的百度市值一度超过900亿美元,而现在百度市值只能在400亿美元徘徊。2019年第一季度,百度亏损3.27亿元,百度经历了2005年上市以后的首次季度亏损。
 
与亏损同时进行的是人事的震荡。
 
5月18日,百度的肱股之臣,向海龙宣布离职。此前百度副总裁吴海峰、顾国栋、赵承和执行总监孙雯玉于4月和5月先后离职,其中三名是负责百度搜索业务的高管,包括百度此前在PR上力推的吴海峰,他曾经被视为吴恩达的接替者,成为百度技术形象。
 
6月5日,继5月17日百度高级副总裁、搜索公司总裁向海龙辞职后,再传出郑子斌离职的消息。
 
6名离职的高管中,除了赵承主管政府关系外,郑子斌、向海龙、顾国栋、吴海峰、孙雯玉均来自百度搜索公司管理层,且都是服务百度约10年的老将。其中向海龙,作为搜索公司14年来的一把手,为百度创造绝大部分营收。
 
根据相关消息,郑子斌已于7月1日加盟VIPKID出任CTO;顾国栋加盟蛋壳公寓出任COO。
 
 
此后,百度高管开启了所谓的“年轻化”进程,根据猎云网梳理12人新晋高管名单,其中5位高管来自内部晋升,3位高管属于元老回归,4位通过人才引进的方式加盟百度。
 
其中内部晋升分别为百度 CTO 王海峰(分管AI 技术平台与基础技术体系)、高级副总裁沈抖(分管移动生态事业群)、副总裁景鲲(分管智能生活事业群)、副总裁李震宇(百度智能驾驶事业群组)、副总裁侯震宇(百度基础架构建设)。
 
外部引进分别为百度副总裁何俊杰(负责集团投资并购部、战略投资管理部)、副总裁尹世明(负责百度智能云)、副总裁袁佛玉(负责集团市场与公关)、副总裁陆原(CEO 业务助理并兼管集团战略部)。
 
老员工回归分别为百度副总裁崔珊珊(负责百度人力资源与文化建设)、副总裁张东晨(负责集团业务发展部)、移动生态事业群特别顾问史有才(负责移动生态事业群销售体系),其中崔珊珊曾是百度创始时期的“七剑客”之一,2017年12月,崔姗姗就宣布回归,出任百度文化委员会秘书长。2019年4月,原人力资源高级副总裁刘辉宣布5月即将退休,崔珊珊开始全面负责百度人力资源工作。
 
李彦宏曾在内部信中表示,“2019年公司将加速干部年轻化的进程,选拔更多的80、90后年轻同事进入管理层。”这一轮新晋的高管都是75后-85后。据报道,这批新晋高管多在一线打拼多年,以王海峰、沈抖、景鲲等为首的具备深厚的技术底蕴。
 
5月31日,百度宣布任命高级副总裁王海峰为CTO。距离百度上一任CTO李一男卸任已有九年。这是百度10年来首次进行集团CTO的任命,标志着百度AI战略落地、技术创新驱动产品创新加速的决心。
 
但是人事变动并不能让新业务成就于朝夕之间,AI的发展道路上无论是无人驾驶还是智能硬件,都需要砸重金,且其发展和如何落地都需要较长周期。
 
作为最大的中文搜索引擎,搜索带给百度巨大的流量,但随着5G时代的到来,移动互联网广告将占据更大的比重,PC搜索时代已然过去。数据显示,早在2017年,移动互联网广告占互联网广告比重的70.7%。
 
2017年BAT在移动互联网广告占比情况中,BAT合计占74.5%,其中阿里巴巴占比最高,占移动端广告市场的40.8%。其次为百度,市场占比为17.6%,腾讯占比排名第三,占比为16.1%。而百度广告业务受挤压,流量获取成本增大。百度一季度上市来首次出现亏损,投入成本32亿元,同比增长41%,转型势在必行。
 
虽然不断探索不同的业务发展方向,一直以核心搜索业务支撑庞大“身躯”前行的百度,也希望寻求搜索业务以外的新增长点。但是现在看来,百度的一系列尝试并未取得理想效果。
 
除了百度搜索,导航服务、社区服务、游戏娱乐、移动服务、软件工具等近百种产品矩阵,包括小度商城、好看视频、全民小视频等APP,但这众多产品在市场同类的产品竞争中跻身头部的并不多。
 
新晋高管是否能使百度脱离困境,如何打破僵局还需静待。但目前看来,人事的变动很难立刻转化为业务的增长,商业化的忧虑难以避免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ei5288.com//a/ganhuo/66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