细数香港对大陆的依赖到底有多重

1842年,由于清政府在鸦片战争中的失利,被迫将香港割让给英国。从此,这块土地开始了长达百余年的殖民历史......
 
但香港并非孤悬海外的偏僻领土,其存在不仅服务于英国在东亚地区的布局,更与中国的内外贸易密切相关。背靠中国内地,香港才得以寻觅到崛起之机,更在回归后仰赖内地资源补给并作为广阔的贸易腹地。今日香港对内地的依赖仍然体现在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。
 
基本生活物资类
 
香港全市人口700余万,先不说别的生活物资,首先淡水问题就无法自己解决。由于其市境过于局促,又多丘陵,难以形成像样的河流。除了北部靠近深圳河附近有梧桐河、平原河等小型支流以外,包括港岛在内的大片土地上本没有天然的淡水资源。
 
为了解决用水问题,英属香港时期的50年代,香港还开发了一套特殊的咸水系统,将就地取材的海水经简单净化后用作冲厕所。为了鼓励市民用水,政府还令咸水免费,终于逐渐普及了这种节水措施。
 
但这还是没有完全解救缺水的香港。到了60年代,香港向广东省求援,要求将河源、惠州、东莞、深圳等城市的母亲河东江水引入香港,从深圳水库向香港供水,开启了港粤共饮一江水的历史。如今东江每年为香港输送最多8亿立方米的淡水,供应了香港七成左右的用水。
 
当然值得注意的是,香港并非免费用水,而是以高于惠州、深圳水价的价格向广东买水,且是有待进一步处理的生水。但离开了广东这个贸易伙伴,香港并没有别的替代选项。况且在2009年南方大旱时,广东省仍然坚持履约,优先保障香港市民用水。
 
除此之外还有农产品
 
香港的农业极为薄弱。全市4500公顷土地中,仍有农民耕种的不过700公顷。特区政府曾尝试过振兴农业,提出了《新农业政策》,但最后被认为要振兴的农业园区只有80公顷。这对于供应市民生活口粮,简直杯水车薪。
 
根据香港统计处发布的《香港商品贸易统计(进口)》,发现内地是香港活牛、活羊、活猪、活家禽的唯一提供方。在豆类、番茄、洋葱、黄瓜、生菜、菌类及其他蔬菜方面,中国内地也是最主要的提供方。
 
新鲜蔬菜是粤菜重要的原料,番茄、生菜、洋葱、黄瓜等也是香港目前流行的健康餐的主要原料,少了这些进口食材,吃什么真的会成为一个大问题。而少了内地的合作,香港一时间确实也很难找到这些不易保存的食材的来源。除此之外,内地供应的咖啡豆和茶叶也占了绝对多数。
 
不过,大陆的确不是香港粮食蔬菜的唯一来源。泰国的大米,澳洲,菲律宾,台湾地区的水果,以及美国的干果、南美冷冻牛肉、韩国海产品等,每天都源源不断的从各处向香港转运。
 
大陆对香港的能源供应
 
在香港,工业已经是相当边缘化的产业,主要集中在新界北部的少部分地区。在经历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向内地转移的浪潮后,近几年香港工业又出现了向柬埔寨转移的趋势。这一点,从香港的工业、住宅、商业用电分布上也能看出来。
 
可以看出从2008年开始工业用电比例不断下滑(总量也是下滑的),这也从另一个方面印证了香港对内地工业品的巨大需求。
 
那么这些电力都是从哪里来的呢?
 
香港电力由两家电力公司提供:香港电灯和中华电力。
 
前者主要为港岛供电,其实际控制人正是李嘉诚的长江集团,于1983年被正式收购。这也被认为是李家产业转型的典范之作,可以让后代盈利高枕无忧。不过李首富还是没有忍住搞房地产的野心,在1989年把当时港灯最先进的鸭脷洲电厂改成了海怡半岛。
 
毕竟这里能看到山海双景,留着发电厂多可惜。
 
后者则负责香港的其他部分,也是现时香港发电的主力,发电量近9000MW,是港灯3700MW的2.4倍。而中电的电力帝国中,就出现了大亚湾核电站和广州蓄能水电厂的身影,两者相加贡献了中电23%的供电量,换言之占到了全香港的16%。
 
根据《香港能源统计(2018年年刊)》,内地供电量近年来不断走高,2018年较2017年上升了24%左右。这些内地来电非常重要,因为香港作为金融中心的优势之一,就是世界前茅的99.9%的供电可靠度,而这需要大量冗余电力来保障。
 
在燃油方面,香港自身没有任何炼化基础,石油产品全靠进口。拥有强大炼化产业的新加坡,曾一直是香港最大的燃油供给方。但到了2018年,内地已经是香港最大的燃油供应方了。其中中航油供应了绝大部分香港的航空燃油,在石油气和天然气方面则几乎承包了全港供给。
 
在讲究环保的香港,石油气从本世纪开始就是出租车的主要动力,天然气则是第二大发电能源。没有这些油气产品供应,香港只能找运输更不确定且价格更贵的新加坡、韩国等国进口,出行和用电价格又要涨上一波。
 
不过,在煤炭方面,值得注意的是印尼是香港的第一大合作伙伴,长期在香港煤炭进口结构中占70%以上的份额。这是因为中国就是世界上最大的煤炭进口国,自己都不够用。
 
高级服务业类
 
对香港的经济分析喜欢强调“四大支柱产业”,即贸易与物流、专业服务及其他工商业支援服务、金融、旅游。这四大产业占到了全港GDP的57.8%,是香港经济就业的绝对主力。
 
但仔细看这四大产业,内地的支持都是其能成功的最大助力。贸易物流这个最大头产业需要内地作为腹地的老生常谈就不说了,就以金融和旅游为例。
 
港股是世界第六大股票市场,也是全球最活跃的市场之一,上市门槛也较低,吸引了很多内地企业前去IPO。2017年底,在香港联交所上市的公司的2118家,其中有1051家为内地企业,占到了半壁江山。源源不断的内地企业,不仅为港股带来了新鲜血液,也为香港的金融机构、咨询机构带来了大量高端就业岗位。
 
香港的外汇市场也是得到中央支持的人民币离岸交易中心。离岸人民币不受内地外汇管制限制,交易更为自由,而随着人民币国际地位的提升,离岸人民币交易需求也明显上升。根据国际结算银行在2016年进行的每三年一度的全球调查,香港外汇市场以成交额计排名世界第四。
 
自由交易中国货币,若非中央首肯,谁能做到?另外,存款、信托、保险等金融服务,也无不背靠内地的高净值人群而存在。
 
与之类似的则是旅游业。据香港旅游发展局发布的《2018年香港旅游业统计》,去年造访香港的内地游客已经达到了5100多万人次,占全部游客数量的78%左右。而这些游客中的过夜游客,又为香港提供了72%以上的旅游消费。
 
当然,作为中国的购物天堂,这些游客把大多数消费都用在了购物上,其次是酒店和膳食,毕竟香港的生活成本确实很高。庞大的内地游客(当然也有代购群体),为香港经济贡献了3.6%的GDP(旅游业所占5%中的72%),消费力不可谓不强大。
 
现在港人还喜欢谈及新兴的“六大优势产业”,即文创、教育、医疗、环保、检测认证、创新科技,这其中又有哪一样离得开内地的支持和消费呢?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ei5288.com//a/ganhuo/772.html